2014年1月6日 星期一

實踐福智接班上師的關愛教育-教育是心與心的傳遞

福智接班上師:「你心裡有關愛,把它傳遞出去,這就是關愛教育。」


我總是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學生,沒有真正去理解、體諒學生的心情,因此經常跟學生鬥氣,直到在福智文教基金會學習,從我的老師身上看到好老師的身教,我才深刻反省到自己的不足。
 
  當我聽到:「教育是一種傳遞,是心與心的傳遞。(福智接班上師)」心裡產生很大的震撼!我發現自己之前傳遞給孩子的是:「現在好好用功讀書,將來才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。」所以我傳遞給他們的概念是「文憑很重要」,卻不曾傳遞關愛。



  想起多年前教導一個情緒障礙的學生阿誌,心中生起無限的懺悔!為了讓阿誌可以適應未來的生活,便決定用正常孩子的標準對待他。還認為自己做得很好!阿誌畢業後有一天,我有事到他居住的社區,他一見到我,居然大叫:「鬼來了!鬼來了!」接著就在社區廣場一邊叫一邊跑。

  現在回想起來,我內心是滿滿的悔意,我的師長(福智接班上師)說:「如果心裡沒有關愛,偽裝出一個關愛的東西,是不能感化一顆心。」原來我的師長說的一點都沒錯!我傳遞給他的,不就是他那份驚恐萬分的情緒嗎?我在他內心留下的是像鬼一樣可怕的印象!那是怎樣的傷害!

  去年九月接了三年級的新班,班上有兩個過動症、一個輕度亞斯伯格(一種泛自閉症障 礙,其重要特徵是社交困難),和一群把自己看得很重要的孩子。過去對阿誌的傷害無法彌補,現在即將要面對的,我一定要好好努力,老天爺再度把情緒障礙的孩 子交到我手上,就是要我好好重新學習,我一定要把從我師長身上得到的關愛,傳遞到這群學生心裡……

  小諺的過動症因為有藥物控制,因此困擾不大,但他的情緒問題卻讓我疲於奔命。每次糾正他時,他就走過來伸出手說:「給你打,可以打重一點!」有好幾次他不高興就坐上二樓的圍牆,我一靠近,他就作勢後倒,一副準備要跳樓的樣子。家長告訴我,小諺有自殺的傾向。

  經過仔細觀察,發現小諺嚴重情緒困擾都跟考試有關,因為父母對他的期許很高,而他幾乎達不到,所以選擇逃避,不是隨便作答,就是拒寫,有時不交考卷,最糟的時候是拿到考卷就撕毀。

  我決定學習用我師長對我那不變的關懷對待他:不再責罵與要求,而只看他做對的部份加以讚賞,做錯的時候,則原諒和勸導。我要給予源源不斷的關懷和打氣;我要慢慢地建立他的自信心。

  我也跟家長懇談,請家長不要在乎分數,經爸爸同意後,我就在孩子情緒當下,選擇靜靜等待他,他不寫時,我絕不勉強,等他情緒過後,就陪他完成。慢慢地我發現他也在努力學習克制自己,不再撕簿子,不再用力塗破筆記,不再折斷鉛筆……每次看 到他那小小的進步,我就在聯絡簿上大大的鼓勵、讚美,並發自內心為他感到高興。我想學我的師長(福智接班上師):「你心裡有關愛,把它傳遞出去,這就是關愛教育。」

  為了安撫班上同學和家長,我也經常利用小諺在輔導室的時間,跟班上同學懇談,讓同學了解過動症的狀況,也請同學配合老師不要跟他計較或刺激他……從此大部分同學對他多了一份忍讓,也很樂於協助老師提醒他,班上告狀的情形也相對減少很多。

  我也一再告訴小諺爸爸:「要看到孩子的亮點,千萬不要抹煞他的善心!他願意幫同學的這份心,非常可貴,他只是不知道正確方法,我們要做的是告訴孩子,下一次應該怎麼做才會更好。」爸爸聽了以後很訝異地說,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去看孩子。

  當我在聯絡簿上看到爸爸寫著:「每當面對孩子的錯誤,往往感到很無助、沮喪,現在比較能釋懷,至少知道孩子的內心是善良的,只是做得不夠好!」心裡非常感動。現在我的學生們會搶著做善行,也有一顆體貼別人的心,我真的很想說:「這樣的一 群學生陪伴在周圍,是來成就我的學習,真的很感謝他們!」這一切都是我的師長教導的,如果沒有他,一定不會有這樣的我,也就不會有這樣的學生、這樣的班級。

文章來源  福智之聲[教師是志業]

1 則留言:

蔡春華 提到...

心靈教育必須仰賴師長的教導